柔弱的荆棘

尘寰

    春花惯了秋月,流年间不知过去几方寒暑。 

    狐族圣地还是老样子,日光疏懒的拥着卧榻上长眠不醒的人,偶有一只蝴蝶飞来,停在他剔薄的手背上。 

    塌下伏着一只小狼狗,见状便撑起身子,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。 

    受其影响,蝴蝶只不过闲闲掀了两下翅膀,并没有要飞走的意思。须臾后,狗爪子忍不住伸过去拨弄,拨着弄着,两只一齐到了院子里。 

    屋外天光融融,小狗扑蝶,一派天真浪漫之感。而屋内昏睡的一人,此时也缓缓张开了双眼。 

    他试探性的叫了声忧儿,半晌都无人理会,便放心的微笑了。 

    他的忧儿,终是去了该去的地方。哪怕那个地方,是自己永远触及不到的九天之上,哪怕最后走的时候,他对自己,怀有无法排解的悲愤之情。 

    他也觉得这样很好。 

    其实残魂融合时,他人虽昏迷,意识倒很清醒。清醒的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才能逼忧儿离开。 

    他虚弱的唤出无伤两字,像是压抑已久。殢无忧只道他在生死关头,仍在记挂负心之人,心中的郁愤可想而知。 

    他的自尊和傲气,绝不会允许他继续留下。 

    虽然自己的目的达到了,但好歹是一手带大的孩子,此生不复相见,说不伤怀也是假的。 



    他一个人默默伤怀了一会,瞧着屋外天气甚好,便想出去走走。起身时却牵动了旧伤,喉间涌上一股血气,他下意识的又往下咽。 

    看来就算里头的魂魄融合了,这外在的容器也快不行了吧...事关生死,他心中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。数次徘徊于鬼门关前,纵有感受便也淡了。 

    他俯下身,慢慢把鞋给穿上了。再一抬头,便看到门口探进来一个圆圆的脑袋,看见自己就滞住了。黑乎乎的眼珠子里,更是流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来。 

    不敢置信中混合着巨大的忧伤与狂喜,像风呼啸着刮过,最后只留下一点点,小心翼翼的怯懦。它怯怯的,躲在门后看向自己,突然淌下一行眼泪。 

    明明是一只狗,哭起来的样子却好像一个人。 

    但这怎么可能呢,无衣师尹甩掉脑中奇怪的念头,凑上前去摸摸它的头。小狗被他摸得一僵,居然没有冲他吼,反而很乖的扒住他裤脚。 

    大脑袋时不时的蹭一下,满是依恋。 



    总之当枫岫出现时,眼中便是异常和谐的一副画面。 

    受殢无忧所托,他会不时探探无衣师尹的情况。此时见他醒来,和小狗处得竟还不错,便是再好不过。 

    无衣师尹也没想到会再见到他,两人不过几面之缘,俱是处事圆融的人物。遂一番交谈下来,亦算宾主尽欢。 

    期间枫岫没忘道明来意,无衣师尹听了,也只是笑笑。他的面相常让人觉得温柔多情,但实际上,一旦狠下心肠,比任何人都来得决绝干脆。 

    他带着如沐春风的笑,如沐春风的说:忧儿若问起他,说他很好即可。如若不问,则无须多言。 

    竟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。 

    枫岫本以为无衣师尹,是如自己一般的谦谦君子,最惯说场面话。目下见他如此,又有些不一样的趣味。心里起了几分结交之心,便不再拿托付看成差使,很是真诚的说这回还有事,择日再叙。 

    无衣师尹含笑看他离开,等人影都看不见了,脚边的小狗身子一软,这才活转过来。他一直在提防枫岫言明真身,他还没想好要怎样面对无衣师尹。对方真的只字未提,他又倍感失落。

    少时意气用事,他对无衣师尹存在太多误解,让他始终看不清自己的感情,以至于糊里糊涂的错过。

    后来渐渐明白了,无衣师尹却已不在。等他好不容易在了,自己却变成了一只狗,相逢时所设想的种种一切,均是无法实现了。

    心中溢满了苦涩,但仰头看向无衣师尹时,眼中只剩温柔。它温柔的注视着无衣师尹,冲他汪汪两声,顶开门跑出去。

    无衣师尹跟着小狗到了院子里,院中有一棵银杏树,树下搁着一方躺椅,椅边放着一本旧书。风吹拂着许久未动的书页,感觉还似昨日。

    无衣师尹捧着书,默默在躺椅上坐了。

    此时阳光正好,风又轻暖,他翻着书,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。



    半梦半醒间,身边恁多了一人气息。有人轻轻将他抱住,一寸寸摸遍他的全身上下,手法不显淫邪,反而珍视爱惜。

    摸完之后,又轻轻握住他的手,无限温溺的一遍遍重复道:对不起......

    声音里那种纠结与苦痛,并未因为重复太多次而显得无力。反倒如海浪一般,层层冲刷着自己坚实的心壁。

    从梦中醒来时,仍有些恍惚,恍惚间似乎瞧见一人身影。凝神再看,眼前只得一只小狼狗,它正牢牢扒住自己的衣襟不放,小身板还阵阵抖索。

    无衣师尹这才发现,已经是夜里了。它大概是觉得冷,才会钻入自己怀中取暖吧。

    他失笑,抱着狗进了屋子。铺床前先解决了晚饭问题,自己煮了碗面,便给小狗也匀一点。

    印象中狗是要吃肉的,但太久不食烟火,厨房里只有面条。无衣师尹随口说着招待不周,不指望狗能听懂人言。问题是狗好像真听懂了似的,望了他一眼,才把头埋进碗里猛吃。

    它吃完,巴巴望着无衣师尹。无衣师尹又给它匀一点,最后竟又端了一碗出来。

    清汤寡水的素面,半点油星子都没有的,无衣师尹自己都嫌,狗却吃得很欢。

    收拾安置好后,无衣师尹便倒在了床上。从床头可以看见刚刚搭建好的狗窝,小狗很乖的趴在里面,呼吸间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他也被带得睡意来袭,睡梦中有人将温暖干燥的嘴唇,轻轻贴在他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那是个如花瓣一般的亲吻,满是芬芳与苦涩。

    梦中人似乎不愿吵醒他,举止上刻意轻柔。无衣师尹睡了大半天,睡意不深,恰到好处的醒来,就看到巴掌大的一张狗脸,精神头十足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明明是只狗,却像小猫样的半夜不睡觉,跑来戏耍自己。无衣师尹气笑了,用拳头揉着小狗的脑袋。小狗被他揉得低下头去,一副作错了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风吹得窗扉呼呼作响,小身子跟着一抖一抖的,让无衣师尹心中的惜弱之情,简直见风就长。这不揉着揉着,他掀开了一边的被角,还朝它敞开怀抱。

    小狗愣愣的看着他,不怎么领情的样子。无衣师尹感到深深的挫败,敛眉正要放下,小狗哧溜一声钻进他胸前的空档,把那个位置完全填满。

    他莫名有点儿开心,自己都不知道为何,一边摸着小狗柔细的绒毛,一边安然睡去。


评论(6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