柔弱的荆棘

白日梦13

13. 蚃面


    整个人急速的下坠,猛然被一根粗实的麻绳给拽住了。那麻绳干枯毛躁,还透着一股煤油的味道。令他与之前的梦魇联系起来,顿觉一阵恶寒。不过就眼下的情形,还会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么?他半点挣扎都不带的,任由绳子扯着他一点点往上。

    围着他的白色人形怪慢慢也注意到了,一部分迅速向洞口攀爬而去,另一部分全一拥而上,箍着他向下拖去。


    突然间,漫天火星自洞口倾泻而下。下方的白色怪物吓得不轻,立马四散而逃。上方则掉下了成串成串的,被烧成黑灰色的怪物,它们像摞成一叠的纸人,体内的水份被烈焰瞬间蒸干,表皮也在火舌舔噬下卷曲变形。

    光凭视觉都足以造成冲击,更别提耳边还回荡着,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就在殢无伤的承受力快要到达极限时,他终于被拉到了上面。

    甫一接触实地,他就大口大口的喘气。等缓过气来,才有余力看向救他的人,居然是之前坐同一辆车的,带着口罩的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她手上提着一根小儿手臂粗的长鞭,殢无伤估摸着就是这根长鞭将他拉上来的。他正要道谢,女子却将口罩解下了丢在一旁。殢无伤这才发现,她长得和封光十分相似。


    不过相似的只有半边,奇怪白天她的眉眼看起来还挺正常的,到了夜里就完全不一样了。她的脸,一半美若天仙,另一半丑若恶鬼。月光打在她完好无损的那一半脸上,美得像是仙女。另一半脸则像受了不明外力的牵引,嘴角、眼角、眉梢全微微偏移了原来的位置,以一种不对称的关系向上扭曲着,肌肤上还遍步着规则的横向皱纹和深深浅浅的老年斑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直愣愣的目光,女子心情很好的笑笑:“怎么,不感谢侬吗?”说完她轻抚起自己的脸来,举止中带着一丝温柔,更带着一份眷念。


    殢无伤有些摸不清状况,却还是礼貌的致了谢。以貌取人固然肤浅,但看清她的长相后,第一时间涌上心头的并非恐惧,而是恼恨。这种恼恨的情绪来得毫无道理,竟连自己也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他花了一会儿功夫才克制住,自然不愿再看到女子那张脸,便低下头假装整理包内的杂物。

    女子意识到自己可能会错了意,表情一瞬间变得落寞:“殢无伤,你还记得侬吗?你现在不敢看侬,可你以前最喜欢侬这张脸。侬——”

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我以前认识你么?”听她说得自己只看中脸似的,稍稍平复的脾气又见涨了。

   “侬叫妖应,是你前世的恋人,你不要怕,侬是不会害你的。”说完,她便挥了一挥手。石壁的上方,凭空出现了一棵巨大的槐树。

    槐树仿佛被火烧过,只有一半的躯干,上面还挂满了白幡。那些白幡,在风中轻轻晃动着。


    脑海中陡然响起了瘸腿男子说过的话:黄丝带——白幡——死人归来,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妖应。

    妖应却不以为意,只淡淡说道:“你很聪明,侬确实是个死人,这个身体还是借来的。侬本来想上封光的身,她的前世和侬本就是一体的,只是她太不配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是侬想怎么样,而是他想怎么样。”眼神落在身后的溶洞上,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才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那名紫衣男子?我不信他会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侬就会害你是么?殢无伤你这个傻人,你怎么能相信他呢?”妖应忽然欺身上前,伸出惨白的手臂抱住他,还将额头紧紧贴在他的额头上。


    眼前闪过很多片段,连续的、昂长的前世记忆如雪花般纷涌而至。

    他看见一名剑客寂寥的坐在雪地上,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。身后有一红衣女子撑伞陪着他,那张脸赫然就是妖应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前世里,紫衣男子也占了相当一部分比重。每次他来找自己,无一不是受利益驱使。

    明明让自己杀人,还总用些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    早已不耐他虚伪的面孔,却因恩情的牵扯,而不得不继续这段畸形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看见了自己的前世,却有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。让他总觉得哪里有误,可又说不上来。


   “看到了吧,这便是你和侬的前世,侬是你的恋人,而他,姑且算你的仇人吧。”

   “你骗我。”

   “傻人,侬骗你做什么,你不相信侬,总该相信自己的心吧。”妖应顿住不说,指了一下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殢无伤这才发现,手背上完好无损,连伤口的影子都没看见。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