柔弱的荆棘

白日梦12

12. 纸傀


    临出发前,殢无伤重新包扎了伤口,又把包里的东西清点好。吃过晚饭,瘸腿男子才带着他出了门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睡得早,晚上八点多钟外面就已经没什么人了。男子带着他左拐右拐,在田间的小路上慢慢走着。与城市的繁华喧嚣不同,这是个静谧得称得上死寂的村子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他还不怎么觉得,到了晚上才发现安静得有些出奇,连一丝风声都没有。小路两旁种着槐树,那些树木长势良好,在地上投射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影子。

    男子似乎十分害怕,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,大部分是一些乡间的野史和趣闻。明明只是随口一说,打发时间而已,殢无伤却听出了许多不同寻常的东西。


    比如这里以前不叫槐树村,叫黄丝带村。这是他们当地的风俗,原先还吸引了不少游客,只是后来村里就明令禁止挂黄丝带了。

    男子说到这里,四处望了望,才压低声音说道:“小哥,有些事我还是听村里的老人们说的,真真邪门了。我跟你说,活人和死人本来不该是一路的。只是有些人死了吧,他不知道他死了。他啊——嗯——到了挂黄丝带的时候,他就回来了。回来一个死人,树上的黄丝带就会变成一条白幡,你说邪门不邪门?”

    殢无伤脸上仍是淡淡的:“其实我不怕死人,活人比死人可怕多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“我还是觉得死人可怕点,你看...”男子指了指不远处,然后极小声的说:“就是那棵槐树了。”

    殢无伤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,并没有看见槐树,只看见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。

   “你说的槐树在哪?我只看见了一个大坑。”

   “槐树就在我指的地方,你看不见?哪里有什么大坑?大... 大坑?”男子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,他抖索着问出一句:“小哥,你真的看见了一个大坑?”


    殢无伤又仔细确认了一下,男子说的地方,的确是不存在什么槐树,有的只是一个幽深的地下溶洞。溶洞四周的地面破碎不堪,洞口靠上的部分漆黑一片。

   “只有一个地下溶洞,里面有什么一点看不清楚。”殢无伤冷冷的说着,声音在风中飘散,半响没有人接话。他耐不住的回过头去,才发现瘸腿男子不知何时不见了。清棱棱的月光下,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——他看了看不远处那个巨大的溶洞,决定先上前查看下再说。小心的挪到溶洞上方,掏出一个手电筒往里照:黝黑的石壁在灯光照耀下,发出嶙嶙的波光。洞壁上散乱排列着一些白色人形纸片,越往下面越多。

    殢无伤未曾在意,拿着手电继续往下探去。洞口很深,最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潜伏着。无奈灯光的能见度不够,再深一点的地方就看不清了。他收起手电正要离开,突然听见一阵很诡异的声音。

   “嘭...嘭...嘭...”像是微波炉里爆米花的声音,那声音离他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他晃了一下手电筒照到洞口,刚好瞟见一个白色人形物。

    它有真人玩偶般大小,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伏在石壁上。脸上没有五官,只有一些模糊的五官轮廓在面皮下不断蠕动着。

    被光照到的瞬间,它停止了蠕动。紧接着,从那一坨盘结扭曲的身体上,迅速分离出了一个长条状物体。


    只不过几秒钟功夫,他就被那冰凉滑腻的物体缠住了向下拖去。在下落的过程中,他还紧紧抓着手电,晃动的光线一波波的射向石壁,眼前满是造型奇特的白色人形物,无一不以各种古怪的姿势盘踞着。

    值此危难关头,包里的剑却静静躺着,未有丝毫反应。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