柔弱的荆棘

白日梦8

8. 蛩蛾 
 

    半梦半醒之间,全身皆为滑腻的液体所覆。那液体在他身上缓慢攀升,宛如活物一般。这感觉着实不妙,他下意识睁眼,发现自己正浸泡在一方血池里。血池周围竖立着六具雕像,头部仅有两个圆圆的孔洞,而鲜血正不断的从那里面涌出。 

    虽然搞不清状况,却也明白待下去绝非什么美好体验。他正要爬出,奈何双腿均使不上力。用手一掐,掐了许久,才不得不承认。他的下半身,烂得仅剩下了骨架。 

    其实何止下半身,他整个人除了头和右手,竟无一处完好。 

    这种情况现实怎么可能发生呢?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,且心安理得的等待着醒来。他等了很久,几乎快要放弃了。突然听见极细微的,嗤的一声响。然后一大团孢状物从天而降,溅出的汁液炸得他满脸都是。 



    正常人的第一反应便是用手去擦,殢无伤当然也不例外。不但如此,他还微微偏过头去,大量的汁液顺着脸颊滑进了血池,仅有少许溜进了他的耳廓。 

    那一瞬间,无数种怪声在他耳中炸裂,脑海中简直像装了蜂鸣器般,痛不欲生。 

    捂住耳朵不知过了多久,外界音量才渐渐趋于正常。这时他终于能听到些不同寻常的声音,譬如雕像内部传来的抓挠声,血池汩汩的冒泡声,游走于四面八方的,锋刃划过地面所留下的钝响。 

    仅仅听到这些都要把人逼疯,更遑论其中还夹杂着女声的嘶喊,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“侬好恨,好恨啊—— ” 

    那声音气若游丝,飘忽未定。他听了好一会,才能判断出自于斜上方,于是极力仰头。颈部没有肌肉,要支撑他做这些也是实属不易。 

    从他的视角,先是一大蓬看不出形状的乱发。发丝呈火红色,细如丝密如云,有生命一般裹在一个女人的身上。女人的身形瘦削,几乎不成人形。在发丝的缠绕下,她全身骨节都奇怪的扭曲着,白得透明的肌肤底下,有一些暗红色血点不断鼓动着,并且不时穿破了表皮掉落下来。 

    那些东西在空中变成了血红色的蛾子,有着突出的复眼和尖利的口器,背部的翅膀上,更是长满了肿瘤般大大小小的眼睛,那些眼睛,流着脓又带着血泪。 

    只看一眼都叫人瘆得慌,更别提血蛾飞累了,还会停在女人的身上吮吸。她的皮肤很快愈合,又继续裂开不断催生这种恶心的虫子。 



    饶是殢无伤神经粗于常人,也觉难以经受。他闭上眼,只盼能赶紧醒来。 

    但在他醒来之前,又有一物落在了他脸上,从触感上分辨,应是人的头发。 

    干枯毛躁,还透着一股煤油的味道。 

    不得已又张开眼,万幸和想象中截然不同。面前出现了一名红衣女子,她被许多红色的光点托举着,漂浮在空中。神似封光,但比封光要柔媚得多,宛若九天下凡而来的仙女。 

    这转变他一下适应不来,又听她娇笑着说:“ 殢无伤,你认不得侬了?侬是你前世的恋人,在这里等你很久了。” 

    还没顾得上答话,游走于四方的钝响戛然而止,换而一阵令人牙酸的削磨声,期中还涵盖着几许哀鸣。这哀鸣他似乎在哪听过,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见他神色游离,女子脸上瞬息万变,却还是这般娇妍面孔:“殢无伤,你跟不跟侬走?”

    围绕着她的红色光点瞬间变得极为明亮,无数轻盈的光线也从她身体里迸发。沐浴在有若实质的光雾中,她缓缓递上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殢无伤,你这个傻人,想什么想这么久。”



    那是一只很美的手,骨节纤细,白滑幼嫩。非要说它有什么缺点的话,就是太完美了,完美到近乎妖异。

    殢无伤禁不住瑟缩了一下,就在此时,异变途生。

    女子的手在碰到他以前,先撞到了一层透明的薄膜上。无数淡蓝色花火,自薄膜表面逸散,呼啦一下全飞向她。

    最先被点着的是她的头发,她不停拍打着,甚至做出了撕扯头皮的举动。奈何一点作用也没有,那火焰像是粘在了头上。

    很快仙女就变成了地狱里的恶鬼,她一边哭嚎着,一边在空中翻转。这时殢无伤才发现,她的背后,居然长着两只巨大的蛾翅。上面布满了层层叠叠的人脸,每一个都在惊恐的朝他大叫。而她雪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也在不断的拱起,披在身上好似一层皱皱巴巴的人皮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利器削磨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快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稍后虚空中掉出了一把剑,直直贯穿了女子的躯体,并带着她一同下坠。

    在下坠的过程中,她身上的人皮片片崩裂,逐渐显露出真实的形貌来:是一只巨大的,全身冒火的飞蛾。蛾翅上印着一双眼睛,正幽幽的瞅着他。

    脑海中一片眩晕,眩晕中飞蛾被烧得灰飞烟灭,只留下一个虚幻的背影,从天花板上飘下。他本能的伸手去抓,却什么也没有抓住。


 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