柔弱的荆棘

白日梦5、6

5. 魅影



    那天他和封光吵了一架,最后不欢而散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是真心想和封光过下去的,只要她不要那么烦他,少一点矫情,还有不要二十四小时非要黏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又不是连体婴,这个要求很高吗?封光却说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情。他的确是不懂,因为那些个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的人,没有一个人能真正让他懂得。

    就连封光亦是如此,她总嫌自己表情单调,个性乏味,总想不遗余力的改变自己,却从未想过自己要不要这样的改变。 



    他这么想着也就这么说了,封光却是闹得更厉害了。他觉得心里说不出来的疲惫,难道自己真的要和这么一个人过一辈子?

    你总说要我爱你,为什么你不能像他一样隐忍呢?这个他...是谁?

    殢无伤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给惊到了,他看了看静静躺在博物架上的剑,很快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这把剑对他的影响比他想象中的深,虽然看不出有什么恶意,但他讨厌被掌控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决定明天把它送到馆长那里去。 



    因为心情不好,晚上随便弄了点东西吃了。吃完他去书房上了会网,只是上着上着,就听见客厅里传来些许怪声。

    像是有人撕扯着绢纱一类的织物,时断时续的,不仔细听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剑又显灵了?带着疑惑还未跑出书房,电灯就闪了两下,瞬间全灭了。房子里黑漆漆的,又安静的出奇,连一丝风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摸出一个打火机四处照照,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,这是怎么了?回过身来的时候,窗外有个人影一闪而过,他便抓起钥匙追出门去。



    楼道里也是黑漆漆的,这时他又听见了那首奇怪的短歌,高高低低的,在狭窄的楼道里穿行,忽远又忽近。

    他顺着声音追到楼下,朦胧的街灯下,有个红头发的女人随风而逝,那张脸,赫然就是封光的脸。



    难道封光出事了,心中的不安一经扩大,背上也泛起了细小的抖栗,这种强烈的被盯着看的感觉...他猛然转头,果不其然自家窗口正站着个紫衣男子,深紫色的长发飘散着,惨白得犹如石灰敷成的脸,那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,慢慢淌下血泪来。

    他眼中有深深的怨毒,有强烈的不甘,嘴角却带出一抹动人的弧度,像是多年宿怨早已烟消云散,如今只剩下释怀。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糅在同一张脸上,却一点不显违和。

    某种澎湃的,说不清是恐慌还是悸动的心情,促使他疯了一样的赶回家。打开门才发现,书房里灯亮着,机箱开着,就连网页都停留在他断电前浏览的那一页。

    他已无心去管一切可疑的迹象了,只急匆匆的翻出封光家的电话拨通。



    电话是馆长接的,说封光还没有回来,中途打过电话说在某个酒吧,末了又很诧异的问:原来他们晚上没有在一起么?

    殢无伤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他随便敷衍几句就挂断了电话,草草收拾了下便要出门。临行前他看了看那把剑,最后还是将它裹好了放进包里。



6. 谲歌



    根据馆长说的地址,他终于找到了那家叫dream的酒吧,停好车便挎着包往里冲。

    期间他有打过封光的手机,甭管是老号新号,一律无人接听。他想着是不是馆长给错了号码,便又打过去询问,得到的答案却是否。

    兴许是酒吧音乐太吵,封光没有听见吧。他一边这么安慰着自己,一边奋力在人群中扒找,找了几圈均告无果。

    难道封光已经出事了?他有些不敢再想下去,去了吧台问起封光的去向。本来没抱什么希望,没曾想得到了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酒保极其肯定的告诉他,封光和一男子从后门出去了,大概5分钟的样子。



    问清了男子的形貌,他才追了出去。酒吧的后巷里,到处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调情的人。他看了就觉得厌烦,却还是耐心的找着,终于在最里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找到了封光。

    她正笑着,柔软的身子趴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,而他们,正在接吻。就是这么个女人一直说着爱我?殢无伤心里说不出是愤怒还是释然,冲上前去拉开了他们。

    那个陌生人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还吃吃笑着的封光,了然的笑了一笑,顾自离开,留下他和封光两个人站在巷子里。

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封光的电话就响了,铃声正是那首诡异的短歌:侬意已决,郎心真如铁...如铁...如铁...

    封光不慌不忙的接通了电话,从话语上分析应是馆长打来的。她随口说了几句转身便走,连一句解释都没有。殢无伤心里有些火大,也只是冷冷的站在了原地。



   “你最近几天都在我家门口转悠?”

   “你在意我吗?刚看我和别人调情,什么感觉?”

   “没感觉,在我面前装神弄鬼,好玩吗?”

    封光却是停下了,然后歇斯底里的冲他大喊起来。



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装神弄鬼了?我用得着吗?殢无伤我告诉你,不是没有人要我,刚才你看到了,我勾勾手指,随随便便吧。”

   “这就是你所说的爱?哼——不差。”

   “比你自然是不差的。这么多年了,我以为你会有所改变。那时我总想着,这世上若有一个人能让你懂得爱,那么这个人一定会是我,因为无论何时何地,我总在你身边。你不能爱我,至少可以去习惯我。可是后来我才发现,我想的错了。”



   “你后悔了?”

   “我不后悔,爱了就是爱了,没什么可后悔的。”封光顿了一下,才慢慢说道:“殢无伤,我们就这么散了吧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殢无伤没有搭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,想判断她说的是不是真话。她闹分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最后往往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不过她从来没有说过她累了,所以这回应该是...真的了?

    心中并没有几分难过,反而有点儿解脱。不过一向面瘫得惯了,从面上也看不出什么来。



    “你的电话铃声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某天很偶然出现在脑海里,我就根据调子自己剪辑了一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殢无伤随口敷衍了过去,他想着这种神神鬼鬼的事还是不要告诉封光好了。封光说要和他散,那便散了吧。

    散了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,这种肤浅的感情还是少沾为妙。


评论

热度(2)